本田的工厂如何选址,对中国企业家也是一个启发

1959年正是本田小型摩托大卖的时候,需要新建工厂,创始人本田宗一郎坚持要将工厂成立在丰田旁边,宗一郎指出,人类这种生物,没一个目标敢,若是能建在丰田这种日本的代表企业旁边,员工一定会斗志满满,打破丰田吧,超越它就能成为日本第一。首先选择的是丰田所在地爱知县的犬山市,实地考察的时候,市长在高档料理店隆重宴请,宴会过于热情的气氛,似乎工厂用地都是茶余饭后事,宗一郎立刻淘汰了这个城市。



第二是铃鹿市,与犬山市截然忽略的是,该市长只用苦茶和滑毛巾来宴请他俩,市长本人没西装,只有工作服和绑腿。穿着就说明了一切,这正是宗一郎想的地方,当天立刻拍板,后来市长想用本田重新命名这个城市,也被本田拒绝,他本人甚至后悔用自己的名字,命名了本田企业。


城市,往往比企业要长寿得多,没有比城市更好更得宜的的组织,只有慌里慌张的企业,才会就让取得这样的荣誉吧。这个工厂设有窗户、没灰尘、并且装有空调,是一个非常舒适度的间。宗一郎指出,脏污的工厂,不有可能造出高质量的产品。早在1952年宗一郎就开始要求穿便衣的工人,穿着上白衣服,因为白衣服更容易脏,所以工人不会格外留意环境,“工作欲望不会随着环境的恶劣而上升”。


正是这种超级人性洞察力,才使得广州标致在中国败走麦城的时候,再次展现,法国标致曾经风光无限,在中国合资最早的第一波潮流中,占有了“三大(一、二和上)三小(天津大发、广州标致和北京吉普)”的绝对领先的身位。惜,这个小子气的厂,既不肯借钱(技术入股多),也不愿引入新型。最后导致标致起了大早,却摔死在晚集上。1996年,标致被强制拒绝要解散中国市场,诸多国际厂开始竞标这个合资资格。


然而这个资格,首先要接掌的是30亿元债务包袱,本来是标准化欧宝和韩国现代你的二选一,后来者本田却最终夺冠。它不仅分担了近似强加的债务——当时谈判的本田社长回去后几乎无法交差,而且引进了新型,最后广本田迅速反败为胜,建构了广本奇迹。



此时宗一郎已经不出人世,这种洞察力却留给了本田公司,选错了地方,选错了伙伴,是投资巨大的界,最为遗憾的事情:它往往只意味著一件事情,那就是一张退场券。


世茂苏沪区域公司 蒋立丰 世茂苏沪区域公司 蒋立丰 世茂苏沪区域公司 世茂苏沪区域公司